位置:首页 > SUV专区 >

恩恩怨怨重汽潍柴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20-02-19 14

巴格达的一位商人派仆人去集市买粮食,工夫不大,仆人面色苍白狼狈不堪地跑回来。浑身发抖的向主人┐报告:主人,我刚在集市被人挤了一下,抬头一看竟是死神。他见是我,立即做了一个吓人的手势。☎我想死神一定是冲我来的。现在求您借我一匹快马,我要逃离巴格达,躲到撒马拉去。仆人骑上快马逃往撒马拉。

当天商人去集市,不料又碰到死神。商人感到奇怪,就问死神早晨碰到仆人为什么做了个吓人的手势。死神说:那不是吓人的手势,而是我被你的仆人吓了一跳。我为在巴格达撞上你的仆人惊诧☆不已,因为按照神的安排,今天晚上我和他在撒马拉有个约会。(《撒马拉相会》,英籍阿拉伯裔作家毛姆作品)

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理解这个故事。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会陪伴你终生Ч,甚至会陪伴你的整个家族。你所有的努力只是让自己的生命历程变得更加精彩,你所有的颓废只会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加坎坷,但是我们谁也没法改变最终的结果。

宿命。

他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,悄悄溜走转瞬之间在某个拐角处等待你。她又像是某个PLMM,遇到她之时你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他又像是某∑个登徒浪子,◇你越是想回避这种人,你越是会被这种人骗了身又骗了情。

一个人,如此!一个家庭,如此!一个民族,如此!一个国家,如此!

一个企业,也是如此。

比如说:伤害我们最深的人,往往是那些我们最爱、乃至付出巨大代价的人;送我们上路的,恰恰有可能是我们曾经伤害过的人;能让我们真正成长的人,又会使那些被我们视为对手的ζ人。

我︼︽︾不知道潍柴动力的董事长谭旭光先生是不是和我一样有这样的感慨。三年以来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传出往往都是中国重汽的糗事儿,而今天他告诉┊┋我们:陕汽集团正在筹备整体上市,更要命的是这是陕西省政府/省国资委的主张。陕重汽,你到底要往哪里去? 让我≤们回眸:

2005年维柴动力获取了湘火炬的控股权之后,企业战略定位:潍柴动力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通用动力供应商。

2007年前后,潍柴控股将企业战略变为:建设以潍柴发动机 法士特变速器 汉德车桥为主的重卡黄金产业链。

2009年初,又提出:打造潍柴控股 山工集团 山汽集团的◢千亿装┕备集团(山东重工)。

在三年▬的时间里,作为一个国内雄霸一方的企业给我们上演了三头六臂的情景剧。尽管作为一个产业经济学的末流学生,我的学识和判断未必正确,但是从教科书上基本原则教义来看,这是一个大型企业集团发展的大忌。毕竟谭旭光先生领导下的潍柴动力是一个涵盖数省、容纳数万员工的超大型产业集团,关系着多少人的前程、关系着多少家庭的幸福、也关系着多少人的乌纱帽▕,企业发展战略朝令夕改带来的可谓是遗祸无穷。因此,在2006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我就指明“谭旭光先生,请亮出你的智慧”。我们问的⿹不是陕重汽要往哪里去,而是潍柴动力要往哪里去?然而遗憾的是,潍柴动力并没有在随后的两年中扼住命运的喉咙。

2006年对于中国重汽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年头。潍柴动力停供发动机后,中国重汽的决策层不得不把大多数精力放在发动Й机上,解决的首要问题能否吃饱,其次才是提升发动机品质。事实证明,中国重汽还是抓住了最关键的问题,杭州发动机公司设备和工艺无疑都是成熟的,济南动力公司则是在艰难中起步。稳住了杭州方面的问题,也就从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国重汽发〤动机项目的关键。但是随便拉山头未必就能保证长治久安,关键是要在山寨前竖一根杏黄大旗,水泊梁山竖的是“替天行道”,中国重汽竖的是“雄心再造”。这个雄心可不是中国重汽的雄心,而是杭州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的雄心。要知道早在30年前的济南汽车制造厂时代,杭州汽车发∏动机厂较之200公里外的大上└海是有着极强的优越感的。因为在杭州汽车发动机厂研制成功6120发动机后,其优秀的品质使济南汽车制造厂不得不用一个全新的产品序列︶︷︸号JNぁ151来标示杭发产品的杰出性能,和上海柴油机厂生产的6135相比,‖|6120发动机作为一个10升发动机,无论是可靠性、油耗和扭矩输出都是有之过无不及。而进入斯太尔合资时代,杭发更是首当其冲的优选配套厂。在先期的规φ划中,无论是上海柴油机厂,还和后来的Г潍坊柴油机厂都是没γ份的。事实上,在斯太尔项目实施的前十年中,杭∮州斯太尔发动机的口碑,也远比潍柴的斯太尔口◆碑好。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维柴做对了两σ件大事:一是拆来了奥地利斯太尔发动机工厂的大批设备,而是独家引进了WD618。也就是说₪큐,在谭旭光执掌潍柴之前,维柴无论是≤生产设备还是产品线的建设,都已经超越了杭州发动机厂。杭州发动机◈厂的优势只剩了技术储备和制造工艺。这种此消彼长۩๑的局面也为杭州发动机厂的沉沦铺下序曲。

到中国重汽2006年收回杭州汽车发动机公司的时候,杭州方面已经是“不做大哥好多年”。跟着维柴没混好,跟着中国重╳汽能混好吗?当时杭发大多数人肯定是持怀疑态度的,但是面对中国重汽庞大的配套需求,肯定能够吃饱肚子的,这一点对▪于2006年的杭州发动机公司来说是首要问题Φ。至于有没有前途,能否壮大发展那时以后的事情,先吃饱肚子,等老子有了劲头看他不顺眼反了他娘的。当时持这种心理的不单是杭州发动机公司,陕汽集团对于潍柴的橄榄枝恐怕也是这种想⊙法。不过,马纯济和蔡东高明之处就是始终给杭州人更多的希望和信任。在2006-2007年中国重汽不断挥舞着胡萝卜,以杭州发动机公司为主研制的WD615国3排放发动机和国4发动机,2008年开始暗中寻找新的外方合作伙伴。能吃饱饭,又有一个不错的名分和前景,傻瓜才会想着另立山头。在稳固了杭州方面之后,中国重汽开始了另外一项重大的举措:境外上市。

@

这年头有钱好办事,更何况世界上有很多饥渴的投资者。在看透中国重汽试图境外上市获取更多的产业发展资金,潍柴动力在进行内部整合的同时,却作出了一件错误的决定:没有专心进行和MAN的谈判,分心于捉摸怎样给中国重汽上眼药。这为后来双方的对峙棋局下∞了一个臭子。

马纯济虽然生肖属虎,思维可丝毫不马虎;蔡东人姓蔡,能耐可不“菜”。

不知道老马和老蔡是不是喜欢下围棋,可是甩开纠缠多年的沃尔沃,丝毫不理会潍柴下的绊子,进而抄了潍柴和陕汽后路,联手后两者的技术宗主德国MAN这一子。¥

&ldq♀uo;劫&rdqu〓o;术之妙,让人不觉赞叹!

有道是:“夫风生于地,起于青苹之末”。

这句话是中国历史上╫最帅的一个哥们说的。人长得帅,话也很∞见功底。重要的是出身名门,登堂入室常伴君王。我KAO,这么牛B的๑人物要是生活在现在这个年代,早被韩寒、郭敬明之流给暗杀了。

事实上,笔者坚持认为面对中国重汽联手德国曼,而给潍柴控股带来的被动局面,完全是潍柴人自己造成的。而在这种情况下,陕西国资委和陕汽集团意欲挣脱潍柴控制,试图独立上市的作法,则彰显出&ldqu⊕o;后张玉浦时代”陕汽人精神领袖缺失的茫然!

枭雄,最大的能力在于借一地败势而谋另一城之胜势。刘备败走新野借荆州而兵进西川,是此道!谭旭光失曼╢借山东重工将来真⌒正掌控陕重汽,亦为此道!从这个意义上讲,潍柴没有败┍!

一个古老的й哲理:一滴水怎么才能够不会干涸?

不知道陕汽Ц这块冰愿不愿意融水和沙奔流到海?